经济衰退不会很快到来 美股投资者仍可逢低买入

  金融界美股讯 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对投资者来说,现在或许是时候进入股市了,不可避免的泡沫破裂到来的时间可能比人们普遍认为的要遥远。

  全球金融危机过后,美国的经济扩张至今已持续了10年,到今年7月即将创下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。许多分析人士和政策制定者认为,10年过后,经济扩张一定将结束。尽管如此,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。

  诚然,5月的就业数据十分疲弱,仅增加了7.5万个非农就业岗位,远低于预期。贸易紧张局势的升温也引发了股市的波动——从4月底到6月3日,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近7%。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对墨西哥全面征收关税,那么可能会给美国企业供应链带来短期的混乱,并导致更多的市场抛售。

  然而,与此同时,有实际迹象表明,与过去相比,美国经济对传统周期的依赖有所减轻。相反,债务问题可能成为新的主角,这最终会带来麻烦,但可能不会持续几年。

  经济学家所说的“商业周期”通常指的是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峰谷。这些波动通常被认为是企业高估未来销售的结果,它们投资过多,然后经历了一段削减成本的时期,导致产出和就业增长出现下降。从历史上看,商业周期每隔5年至8年出现一次,因此本轮扩张的确异常漫长。

  然而,这些小的商业周期本身包含在更长的大周期内,经济学家称之为“金融周期”。这些大周期平均持续13至18年,主要原因是企业和家庭承担了超出其偿付能力的债务,并被迫陷入了破坏性违约。

  这种情况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公司债务泡沫时期,以及本世纪头十年中期的次贷繁荣时期。对于后者的情况,一系列债务的内爆,最终导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。

  长期以来,经济学家一直难以区分这两种周期。早在2003年,芝加哥大学教授罗伯特-卢卡斯(Robert Lucas)就曾在一次演讲中说:“预防衰退的核心问题已经被解决了几十年。”这次演讲臭名昭著,因为几年之后就发生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次贷经济危机。

  然而卢卡斯并没有完全偏离主题。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商业周期的性质确实发生了变化。当时,世界范围内的贸易和金融是自由的,而政策制定者则试图通过排挤工会来抑制通胀。工会在推动工资上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,以此应对油价等其它成本的上涨。随着公共部门规模的不断扩大,中央银行被赋予了更多的独立权力来对抗经济衰退。

  在当前这个时代,央行为了刺激经济走向了极端,出现一点问题迹象时就安抚市场。他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,而且并不担心,是因为疲弱的工会和全球化的供应链能够抑制通胀。如果经济增长真的停滞不前,政府会自动通过庞大公共部门工资账单、失业和社会福利来缓冲冲击。

  然而,较长时间的扩张也会鼓励人们承担更多的债务,这给了金融公司规避监管的时间。正如另一位经济学家海曼-明斯基(Hyman Minsky)所言:经济稳定孕育着不稳定。根据国际清算银行(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)的数据,其结果是,自1985年以来,商业周期变得更加柔和,但金融周期更加剧烈。

  当前的金融周期似乎不会很快结束。私营部门的债务负担并不小,但仍远未达到峰值。与2008年相比,房价——一个关键的财务指标——看起来要合理得多。但是,如果商业周期真的被拉长了,这种扩张可能还会持续几年。这表明投资者应该继续买入下跌的股票——该策略在过去10年一直是成功的。

  然而,这些都不意味着未来不会再发生另一场金融危机。每一次危机都以不同的方式发生,而且风险目前正在积聚。

  一个例子是:投资者为了避开公开市场的低回报,纷纷涌入杠杆贷款和直接贷款等私人资产。数据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,私人市场融资在2018年达到5万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,是10年前的两倍。来自这些非流动性资产的风险并非集中在银行,而是集中在资产管理公司。